深圳城投全球服务热线
18025378021
深圳城投微信二维码

MEDIA CENTER

媒体专区

10.6亿创新高!佳士得夜拍敲响常玉市场最强音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    浏览次数:1451

2019年香港佳士得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

尽管仍处在非常时期,但2019年香港第二轮秋拍依然如期而至。11月23日晚,香港佳士得“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”、“奈良美智顶级杰作:《等不及夜幕降临》”和“HI-LITE”相继举槌,三个专场共上拍作品70件,61件顺利易手,成交率高达87.14%,共斩获10.6亿港元。常玉、金焕基、艾迪·马丁内斯(EDDIE MARTINEZ)等艺术家在本次晚拍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。

对于本次晚拍的成绩,庞智锋(Francis Belin,佳士得亚太区总裁)表示:“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拍卖,无论经济大背景,还是当下香港环境都对市场构成了影响,但10.6亿港元的成绩不仅是佳士得香港晚拍历年最好成绩,比今年春拍提升近20%,其结果令人非常满意。”

接棒赵无极,香港市场成“常玉天下”

今年10月的香港拍卖周,常玉绝唱之作《曲腿裸女》以1.98亿港元成交,大幅刷新这位旅法画家的拍卖纪录。而还没等这项新纪录“焐热”,佳士得即在11月宣布将拍卖常玉最大裸女画《五裸女》,而其估价也达到了惊人的2.5亿至5.5亿港元,保底将再度刷新常玉拍卖纪录,上限更是直冲亚洲油画的价格天花板,可谓野心雄厚。

常玉《五裸女》油彩 纤维板 120 x 172 cm 1950年代作

估价:2.5亿-5.5亿港元

成交价:3.0398亿港元(新纪录)

拍卖当晚正值周六,也是港乱比较汹涌的时间点,但为了围观这件拍品,佳士得的拍卖厅里却早早站满了观众,人气比10月秋拍时旺盛许多。

常玉《五裸女》当晚以1.9亿的起拍价上阵,随之而来的第一口叫价至2亿港元,其实已经足够刷新常玉拍卖纪录。但当然,这场争夺战没理由就此停下来,随后6位电话委托相继出手,逐步将价格推至2.64亿。随后委托席没了动静,就在拍卖官落槌前,一位现场男士半路杀出,加价至2.65亿港元,以为胜券在握。

刘珺的电话委托最后拍得《五裸女》(图片来源:值点网)

可是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最后许久未出价的刘珺(佳士得亚洲及世界艺术部环球董事总经理)再度举牌,最后一锤定音,落于2.66亿,加佣金3.03亿港元,成功刷新常玉拍卖纪录的同时,也超越吴冠中《周庄》(2.36亿港元),成为仅次于赵无极《1985年6月至10月》(5.1亿港元)的亚洲油画第二高价。

《五裸女》落槌瞬间

《五裸女》创作于1950年代,不但是常玉尺幅最大的裸女油画,亦是人物数量最多,且唯一一幅绘有五位裸女的杰作。而裸女脚边的小动物和花卉图纹,更难得地把常玉平生创作的三大主题——裸女、花卉、动物,统统聚于一堂,因而在常玉作品中具有独特价值。

而在此之前,《五裸女》曾在1993年和2011年两度拍卖,两次都刷新亚洲油画的价格纪录。此次虽未再度扔下重磅炸弹,但稳扎稳打的成交,也足以令张丁元(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席)松一口气:“在不到2个月时间内,将常玉的纪录提升了1亿多,没有理由不满意。”


张丁元与《五裸女》

最强“韩流”来袭,赵无极稳固依旧

金焕基《05-IV-71#200(宇宙 )》油彩 棉布 254 x 254 cm 1971年作 

估价:4800万-6800万港元

成交价:1.02亿港元(新纪录

除了狂飙突进的常玉,本季佳士得晚拍的最大的黑马当属韩国艺术家金焕基的《05-IV-71 #200(宇宙)》。作为金焕基一生唯一的双联作,这件非典型“单色画”当晚从4000万港元起拍,得到了两位电话委托势在必得的竞争,价格也因此一路飙升,最终以8800万港元落槌于庞智锋的委托,加佣金1.02亿港元,不仅创造了金焕基个人成交纪录,也是史上最贵韩国艺术品。

林家如(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管)在拍后透露,为了这件作品,佳士得与原藏家Matthew Kim先生及 Chae Kum Kim女士沟通了五年之久,最后经由纽约与香港团队的配合,将其带到香港。作为金焕基最重要的代表作,过亿的价格也代表了市场对韩国单色画派的认同。

赵无极《24.12.59》油彩画布 160.7 x 111.8 cm 1959年作

估价:8000万-1亿港元

成交价:8720万港元

相较于常玉和金焕基的强势表现,香港市场过去两年的“王者”——赵无极本场表现并不夺目,但5件作品也斩获了2.3亿港元,占全场成交的20%以上,仍是香港拍场的中流砥柱。其中最高价为“甲骨文”向“狂草”转变期的《24.12.59》以7500万港元低于估价落槌于庞智锋的电话委托,加佣8720万港元。而贝聿铭家族收藏的赵无极《27.03.70》由于名人加持,表现更佳,以4861万港元成交,两件作品分列本场第四、五位。

赵无极《27.03.70》油彩画布 130 x 195 cm 1970年作 

估价:3800万-4800万港元

成交价:4861万港元

赵无极《苏醒的城市》油彩画布 65x100.2 cm 1956年作

估价:3000万-4000万港元

成交价:3492.5万港元

此外,赵无极1956年的《苏醒的城市》、1952年的《旧城重光》和1985年的《10.03.85》则分别以3492.5万港元、3372.5万港元、2592.5万港元成交,全部进入本场前十。

沉寂多时的朱德群本场发挥也相对稳定,4件作品全部成交,其中1982年作品《晴》以3012.5万港元成交,另一幅年代更晚的《喜悦》也以1212.5万港元顺利换手。

朱德群《晴》油彩画布 162x260 cm 1982年作

估价:2500万-3500万港元

成交价:3012.5万港元

刘野的一枝独秀,掩盖不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集体失落

相较于佳士得晚拍中铁打的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人,中国当代艺术的名单变化则是一季一个样,本季仅有刘野、谢南星和刘韡三位艺术家的6件拍品跻身佳士得晚拍,略显单薄。

刘野《红2号》亚克力布面 195x195cm 2003年作

估价:1200万-1800万港元

成交价:2352.5万港元

刘野《留我在黑暗中》布面亚克力 80x60cm 2009年作

估价:700万-900万港元

成交价:2052.5万港元

刘野《蓝》亚克力、油彩、布面 100x85cm 2002年作

估价:800万-1200万港元

成交价:1752.5万港元

其中,2019年拍场里中国当代艺术的绝对主角——刘野表现出色,3件上拍作品均得到3-4个买家的力挺,大家争先恐后,“有种无论如何都要抢下一张刘野作品的感觉”。

其中,2003年的《红2号》拍出2352.5万港元,较3年前拍出的484万港元上涨近4倍。首次露面的刘野作品《蓝》以1752.5万港元成交,超估价一倍;2009年作品《Leave Me in the Dark (S)》竞争力度更强,以2052.5万港元成交,超估价两倍。

    

刘野《红2号》落槌瞬间

三件拍品落槌后,连拍卖官都忍不住以“完美”来形容刘野作品的表现。香港市场的刘野之热如众人拾柴,源源不断,而且各家重点推荐的作品多能稳守2000万大关,其强势令人惊叹。

谢南星《无题 NO.1》油彩布面 150x358.5cm 2002年作

估价:300万-400万港元

成交价:552.5万港元

另两位更年轻的70后中国艺术家略有起伏,谢南星《无题NO.1》以552.5万港元成交,是谢南星个人第二高价;而另一件谢南星《无题NO.5》则以250万港元低估价成交。最后,来自刘韡的《紫气III 第四号》以275万港元低于估价成交。

潮流艺术=亚洲市场的未来?

本次晚拍特别策划的“奈良美智顶级杰作:《等不及夜幕降临》”和“HI-LITE”显然是看中了时下风头正劲的“潮流艺术热”和千禧新藏家。所以,在拍品选择上也尽量贴合新藏家口味,大量选择偏于视觉系的日本艺术家和西方年轻艺术家。如此有的放矢的策划得到了市场非常正面的反馈,两个特别策划的18件拍品全部成交,收获近1.81亿元。

获得独立图录、独立专场拍卖尊贵待遇的奈良美智大作《等不及夜幕降临》目标明确,就是想接续10月其《背后藏刀》1.95亿港元破纪录的势头。可惜未能一如外界预期般再创高峰,该作最终仅以最低估价的8000万港元落槌,由李昕(佳士得环球副主席)竞得,加佣金9287万港元,位列奈良美智个人第二位。

奈良美智《等不及夜幕降临》压克力 画布 193.2 x 183.2 cm 2012年作 

估价待询(8000万港元)

成交价:9287.5万港元

虽说未能再攀新高,但这不代表奈良美智市场的退潮。要知道在10月之前,奈良的拍卖纪录只是3400万港元左右。在一个飞跃式的新纪录诞生后,此后一段时间的作品出现并不一定要再创纪录,而是逐步将新旧纪录间的鸿沟夯实,直至填满成为一个真实可信的价格结构,应该说,奈良美智热潮是在市场理智之下,慢慢转趋平稳。

本季特别策划的“HI-LITE”则糅合了新一代藏家喜欢的各种元素,包括名人联名、街头艺术、漫画、视觉系、西方年轻艺术家等等。

而最终成交结果也非常贴合年轻藏家的特性,3件千万级高价拍品竞争相对较弱,最贵的村上隆与菲瑞·威廉斯合作作品《The Simple Things》甚至经历了一次重拍才堪堪低于估价以2172.5万港元成交。另一件村上隆作品《Wow, Kaikai Kiki》和奈良美智的《Angry Blue Boy》分别以1932.5万和1812.5万港元,踩着最低估价成交。

村上隆与菲瑞·威廉斯合作《The Simple Things》综合材料 整体:188(H) x 110 x 101 cm 2008-2009年

 估价:2000万-3000万港元

成交价:2172.5万港元

日本超扁平的艺术家的中间价位作品竞争激烈,如MADSAKI《牙刷》拍出250万港元超估价成交,MR.的《Exercising My Telekinetic Powers》从40万竞争至170万港元,成交价为212.5万港元。

而由纽约佳士得带来香港的西方年轻艺术家作品表现出色,展现出新一代藏家的全球化收藏视野。近期在市场中被广泛议论的瑞士艺术家尼古拉斯.帕蒂(NICOLAS PARTY)作品《彩岩》以876.5万港元成交。

尼古拉斯·帕蒂《彩岩》粉彩画布 220 x 100 cm 2016年作

估价:410万-500万港元

成交价:876.5万港元

而刚在余德耀美术馆举行了个展的艾迪·马丁内斯作品《高空飞行的鸟》以1572.5万港元成交,是当晚溢价最高的作品,超估价10倍,继10月苏富比晚拍之后再度大幅刷新个人拍卖纪录。

艾迪·马丁内斯《高空飞行的鸟》油彩综合材料 274.6 x 365.8 cm 2014年作

估价:120万-180万港元

成交价:1572.5万港元

结语:随着市场的成熟、新藏家的加入,曾经封闭的纯亚洲区域化的欣赏口味已经被打破,原有的收藏规则也正在被改变。张丁元认为,如今的香港作为艺术品全球化的缩影,汇集了各个时代和地区的艺术精品,而这也意味着买家将拥有更多选择。

而今天的亚洲艺术家不仅要在其发生的地区脱颖而出,还要与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同台竞技。这虽然对艺术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,亚洲平台的水准提高,未来在亚洲获得认可,也相当于在世界艺术上有了一席之地,而下一波的热点或许就在其中。